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春到白塔寺 朱金華 白塔寺的幽靜超凡只有登臨後才能感受得到。 初春的蘭州感覺不到一丁點兒暖意,陰雲密佈,銅錢大的雪花漫天飛舞,將視野包裹得嚴嚴實實,一片銀白。思緒凝固在寒冷裡,儼然一派故鄉隆冬景象。 一道陽光從雲縫裡擠過來,投射在地面,眼前格外明亮。抬起頭來看天,陰雲漸漸退去,倏然間,陽光灑滿大地,天空湛藍,積雪消失得無影無蹤。我從來沒見過景象如此變幻莫測,猶如北方的漢子,果敢剛毅,不見絲毫拖泥帶水。 頂著濃烈的寒風攀爬到白塔山頂,膜拜在白塔腳下。這座高十七米七級八面白塔始建於元代,是為紀念去蒙古謁見成吉思汗病故於蘭州的一位西藏著名喇嘛而建造的,明景泰年間、清康熙年間曾有過擴建。端嚴的佛像列坐塔層,歷經幾百年的風雨寒暑,沒有些微的倦意,我沉浸在佛的世界裡,心底一片寧靜,角簷的風鈴在微風中搖曳,可吹入耳鼓的唯有“南無阿彌陀佛”的唱經聲。“鎮山三寶”漫入眼簾,橡皮鼓發出咚咚的聲響,青銅鐘渾厚悅耳,紫荊樹樹影兒婆娑……是奇遇?是幻覺?我弄不清楚,當我的思緒拽回到現實,它們分佈在不大的寺院裡,就連唱經聲也不知來自何方。 我迂迴到寺前,憑欄遠眺,視野遼闊,遠山近景盡收眼底。山下的中山橋人流如織,蜿蜒的黃河水從天際湧來奔向遠方,滋潤著兩岸的生命。古詩曰:“隔水紅塵斷,凌空寶剎幽。龍歸山月曉,鶴唳滿天秋。白塔連雲起,黃河常雨流。依欄凝望久,煙樹晚悠悠。” 是啊!有了白塔寺的鍾靈毓秀香火不斷,有了黃河水的滋潤澆灌源遠流長,江山如畫美,華夏民族將生生不息代代相傳……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外公的身材顯得瘦弱,由於常年高強度的勞作背有一些彎曲。外公是一位忠厚本分、不善言辭、與事無爭非常慈祥的老人。 外公辛苦勞累了一輩子,雖然退休多年,直到他去世的那一天都在家對面的華南光學儀器廠轉運站幹一份臨時工作,掙錢貼補家用。老人家的去世非常突然,突發腦溢血搶救無效就這樣匆匆地離開了我們。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念念不忘地指著還未來得及做好飯菜的液化器爐,嘴裡含糊不清地想說但又說不出話來,他是要告訴旁邊的姑外婆,爐灶安全閥沒關,注意安全。他老人家為了這個家一直默默地奉獻著,真可謂是“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干”,用這句話來形容我的外公再也確切不過了。外公的去世另我們全家人心痛不已,平時連感冒都很少的外公,就這樣走了,我們無法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93年正月21日那個永遠也忘不掉的日子。經過了一段時間,全家人才從痛失老人的陰霾中走出來。晚輩們各個自責,沒有關愛好這位最親最親的老人,在他患病去世之前因該是有前兆的,我們太大意了。 外公一生都從來不向子女提什麼要求,生怕拖累孩子們,對所有的晚輩及兄妹疼愛有加,早在文革期間,外公背著家人和台灣的叔外公聯繫,當時叫著海外關係,受到牽連,不知挨了多少批鬥,每一次挨打後回到家一聲不吭,生怕外婆知道後難過,不管在外面受到多大的委屈一個人扛著默默承受。而且他怕連累家人也從沒告訴家人,直到1988年叔外公從台灣回來全家人才知道此事。 每次看到我們休息回到河洑他特高興,忙裡忙外的,天還沒亮就去買菜。小的時候,我和姐姐放假了最喜歡到外公外婆家裡住,很冷的冬天,外公經常是清早就去街上給我和姐姐買回穿眼粑粑,送到床上給我們吃,看著我們吃得津津有味,外公特別的欣慰,吃完了又拿紙給我們揩手,然後幫我們掖好被子又睡。 記得在1988年11月我和先生回去看望過外公一次,那時我剛好懷孕6個多月,他反覆叮囑我要多吃東西,工作吃不消的話就請假休息,臨走的時候他趕忙起身送我們,手裡擰著燒開水的壺,一直站在路口看著我們,我走一段路就揮手示意他回屋,但他始終沒轉身,我們漸行漸遠,外公的身影越來越小,但我能看得清直到我們轉拐外公的身影才離開我的視線。 後來在外婆中風住院後,外公經常從河洑趕到我家送新鮮鱖魚,又趕回去上班,因為我離醫院較近,那時我每天要給外婆送飯,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天外公又送魚來了,他怕影響我休息,沒有敲門,把魚放在灶台上就離開了,但我在家聽到外面灶台有響聲,我穿好衣服出來一看原來又是外公送的魚在灶台上跳,我趕忙追出去請外公進家裡來,但外公已走很遠,遠遠的看到外公那瘦弱而孤獨背影,那一刻眼淚模糊了我的雙眼,心疼極了,還要讓進入古稀之年的外公這樣來去匆匆的奔波,而且他總是那麼善解人意,特別愛替別人著想,他是一個永遠都怕給別人添麻煩的人。 外公去世至今15年整,外公去世的時候我當時在外地工作,由於工作的原因,我沒能趕回來參加外公的葬禮,心裡一直覺得很愧疚。現在一想到外公的背影就會提醒我,我的媽媽也將進入古稀之年,我不能讓自己再有遺憾。其實老人都不希望子女能為他們做些什麼,他們真正需要的是精神上的關愛和撫慰,哪怕你經常打個電話給老人,他們都非常的滿足。

| 14 July, 2012 | 一般 | (3 Reads)
  老實交待,   昨天你出門在外,   喝了酒,吃了菜,   踩了野花你學壞,   你讓我怎麼把你愛!

| 6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珍惜現在的一切吧! 佛說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而我們相知相愛,又是前世多少次的回眸呢?每次的回首飽含了幾許的純情?每次的張望又深藏了幾絲的眷戀? 有人說是老天的恩賜,冥冥之中地注定,茫茫人海之中,我遇到了想要遇到的人;於千萬年的輪迴中,你是我生命中注定的色彩,不是隨意飄過頭頂的風景。真正的情,不是一見鍾情,而是日久生情;真正的緣份,不是上天的安排,而是你的主動; 人生如夢,歲月無情,愛你所愛的,珍惜你所選擇的,選擇了就不要後悔,不要認為前面還有好的,人的貪癡心總是充滿諷刺,得不到的星星總是最美最亮的,得到了又後悔錯過的風景才是自己最留戀的;我真的告訴你,就請你珍惜現在的一切吧!

| 1 May, 2012 | 一般 | (6 Reads)
子夜清時,勻如池水的夜靜謐地等待著,悄悄拍了拍,知道小女兒這回真地睡熟了。 躡腳摸索,漆黑不見門壁。摸索著突然踢了椅子一下,轟隆砰然的炸響驚得自己暈眩了剎那。屏息聽聽,暗寂中流響著母親女兒的細微鼾聲——心中鬆了一下。 摸至椅子坐下,先靜靜停了一停。 讀書麼?沒有一個讀的方向。 寫麼?不。 清冷四合。肌膚上滑著一絲觸覺,清晰而神秘。我突然覺察到今夜的心境,浮凸微明的窗欞上星光如霜粉。 我悄悄坐下了,點燃一支莫合煙。 黑暗中晃閃著的一星紅點,彷彿是一個異外的誰。或者那才是我。窗外陰雲,室內沉夜;黑暗充斥般流溢著,不知是烏雲正在侵入,還是濃夜正在漾出。其中那一點紅灼是我的魂麼,我覺得雙目之下的自己的肉軀已經半融在這暗寂中了。 我覺得那紅亮靜止了,彷彿不願擾亂世界的消溶。於是我坐得牢些,不再去想書籍或紙筆。 這樣,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了真正的夜。我驚奇一半感歎一半地看著,黑色在不透明的視野中撕絮般無聲裂開。浪頭泛潮般淹沒,黑的粒子像溶開但未溶勻的染料,趁夜深下著暗力染暈著。溶散有致,潮伏規矩,我看見這死寂中的一種沉默的躁力,如一場無聲無影的角鬥。 手痙攣了一下,觸著的硬硬邊緣是昨夜讀著的書,高漸離的故事。 遠處窗外,遙遙有汽笛淒厲地撕裂黑布般的夜,絕叫著又隱入窗外沉夜。高漸離的盲眼裡,不知那永恆黑暗比這一個怎樣;而那殺人呼救似的汽笛嘶叫,為什麼竟像是高漸離的築聲呢。 我視界中的黑暗慢慢湧來,在我注視中閉合著這一抹余空——若是王侯根本不懂音樂呢——黑潮漲滿了,思路斷了。 我在暗影裡再辨不出來,滿眼豐富變幻的黑色裡,沒有一支古雅的築。 那築是凶器…… 我決心這樣任意遐想一回。應該有這樣的夜:獨自一人閉鎖黑暗中思索的夜,如墨終於染透了、暈勻了六合的紙。我覺得神清目明瞭,身體休憩了。我靜靜地順從地等著,任墨般的黑夜一寸寸浸透我這一具肉軀。 墨書者,我冥冥中信任的只有魯迅。 但這夜陣中不見他,不見他的筆。漸離毀築,先生失筆,黑夜把一切利器都吞掉了。是的,我睜大雙眼辨了許久,黑色的形形色色中並不見那支筆。只有墨,讀不破的混沌溶墨。春秋王公顯然是會欣賞音樂的,而到了民國官僚們便讀不懂魯迅的墨書。古之士子奏雅樂而行刺,選的是一種美麗的武道;近之士子咯熱血而著書,上的是一種壯烈的文途——但畢竟是丈夫氣弱了。 因為烏雲般的黑暗在浸漫淹沒,路被黑夜掩蔽得畢竟窄了。 我心中殘存著一絲驚異,仍然默默坐在黑暗的閉室之中。黑暗溫暖,柔曼輕撫,如墨的清黑滌過心肺,漸漸淹上來,悄然地沒了我的壩。 近日愛讀兩部書,一是《史記·刺客列傳》,二是《野草》。可能是因為已經輕薄為文,又盼添一分正氣彌補吧,讀得很細。今夜暗裡冥坐,好像在複習功課。黑暗正中,只感到黑分十色,暗有三重,心中十分豐富。秦王毀人眼目,尚要奪人音樂,這不知怎麼使我想著覺得戰慄。高漸離舉起灌鉛的築撲向秦王時,他兩眼中的黑暗是怎樣的呢?魯迅一部《野草》,彷彿全是在黑影下寫成,他沉吟抒發時直面的黑暗,又是怎樣的呢? 這靜夜中的功課,總是有始無終。 慢慢地我習慣了這樣黑夜悄坐。 我覺得,我深深地喜愛這樣。 我愛這啟示的黑暗。 我寧靜地坐著不動,心裡不知為什麼在久久地感動。 黑暗依然溫柔,漲滿後的深夜裡再也沒有遠處闖來的汽笛聲。我身心溶盡,神隨浪搖,這黑暗和我已經出現了一種深深的默許和友誼。 它不再是以前那種封閉道路的圍困了。此刻,這凌晨的黑暗正像一個忠實的朋友,把我和我的明日默默地聯繫在一起。 文章來源:牟勇 |超級無敵小葡萄 | 快樂音符?金色童年 |Nittany Lines | 心情雞湯 |lucky的BLOG | 殷智賢的BLOG |寶寶的BLOG | 夏日的魔力 |pu大雜燴 |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子夜清時,勻如池水的夜靜謐地等待著,悄悄拍了拍,知道小女兒這回真地睡熟了。 躡腳摸索,漆黑不見門壁。摸索著突然踢了椅子一下,轟隆砰然的炸響驚得自己暈眩了剎那。屏息聽聽,暗寂中流響著母親女兒的細微鼾聲——心中鬆了一下。 摸至椅子坐下,先靜靜停了一停。 讀書麼?沒有一個讀的方向。 寫麼?不。 清冷四合。肌膚上滑著一絲觸覺,清晰而神秘。我突然覺察到今夜的心境,浮凸微明的窗欞上星光如霜粉。 我悄悄坐下了,點燃一支莫合煙。 黑暗中晃閃著的一星紅點,彷彿是一個異外的誰。或者那才是我。窗外陰雲,室內沉夜;黑暗充斥般流溢著,不知是烏雲正在侵入,還是濃夜正在漾出。其中那一點紅灼是我的魂麼,我覺得雙目之下的自己的肉軀已經半融在這暗寂中了。 我覺得那紅亮靜止了,彷彿不願擾亂世界的消溶。於是我坐得牢些,不再去想書籍或紙筆。 這樣,有生以來第一次看見了真正的夜。我驚奇一半感歎一半地看著,黑色在不透明的視野中撕絮般無聲裂開。浪頭泛潮般淹沒,黑的粒子像溶開但未溶勻的染料,趁夜深下著暗力染暈著。溶散有致,潮伏規矩,我看見這死寂中的一種沉默的躁力,如一場無聲無影的角鬥。 手痙攣了一下,觸著的硬硬邊緣是昨夜讀著的書,高漸離的故事。 遠處窗外,遙遙有汽笛淒厲地撕裂黑布般的夜,絕叫著又隱入窗外沉夜。高漸離的盲眼裡,不知那永恆黑暗比這一個怎樣;而那殺人呼救似的汽笛嘶叫,為什麼竟像是高漸離的築聲呢。 我視界中的黑暗慢慢湧來,在我注視中閉合著這一抹余空——若是王侯根本不懂音樂呢——黑潮漲滿了,思路斷了。 我在暗影裡再辨不出來,滿眼豐富變幻的黑色裡,沒有一支古雅的築。 那築是凶器…… 我決心這樣任意遐想一回。應該有這樣的夜:獨自一人閉鎖黑暗中思索的夜,如墨終於染透了、暈勻了六合的紙。我覺得神清目明瞭,身體休憩了。我靜靜地順從地等著,任墨般的黑夜一寸寸浸透我這一具肉軀。 墨書者,我冥冥中信任的只有魯迅。 但這夜陣中不見他,不見他的筆。漸離毀築,先生失筆,黑夜把一切利器都吞掉了。是的,我睜大雙眼辨了許久,黑色的形形色色中並不見那支筆。只有墨,讀不破的混沌溶墨。春秋王公顯然是會欣賞音樂的,而到了民國官僚們便讀不懂魯迅的墨書。古之士子奏雅樂而行刺,選的是一種美麗的武道;近之士子咯熱血而著書,上的是一種壯烈的文途——但畢竟是丈夫氣弱了。 因為烏雲般的黑暗在浸漫淹沒,路被黑夜掩蔽得畢竟窄了。 我心中殘存著一絲驚異,仍然默默坐在黑暗的閉室之中。黑暗溫暖,柔曼輕撫,如墨的清黑滌過心肺,漸漸淹上來,悄然地沒了我的壩。 近日愛讀兩部書,一是《史記·刺客列傳》,二是《野草》。可能是因為已經輕薄為文,又盼添一分正氣彌補吧,讀得很細。今夜暗裡冥坐,好像在複習功課。黑暗正中,只感到黑分十色,暗有三重,心中十分豐富。秦王毀人眼目,尚要奪人音樂,這不知怎麼使我想著覺得戰慄。高漸離舉起灌鉛的築撲向秦王時,他兩眼中的黑暗是怎樣的呢?魯迅一部《野草》,彷彿全是在黑影下寫成,他沉吟抒發時直面的黑暗,又是怎樣的呢? 這靜夜中的功課,總是有始無終。 慢慢地我習慣了這樣黑夜悄坐。 我覺得,我深深地喜愛這樣。 我愛這啟示的黑暗。 我寧靜地坐著不動,心裡不知為什麼在久久地感動。 黑暗依然溫柔,漲滿後的深夜裡再也沒有遠處闖來的汽笛聲。我身心溶盡,神隨浪搖,這黑暗和我已經出現了一種深深的默許和友誼。 它不再是以前那種封閉道路的圍困了。此刻,這凌晨的黑暗正像一個忠實的朋友,把我和我的明日默默地聯繫在一起。 文章來源:婚姻家庭與孩子 |First Draft | 易中天1001的BLOG |中意友好使者——倪波路 | 章元·穿越人聲鼎沸 |Mideast Monitor | In the Name of Luna |阿寶寶 | 一車一世界 |凱撒不要凱撒D凱撒要上帝D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其實,我們都分不清網絡和現實,不能在一瞬間就能決定擺脫掉網絡帶給我們的影響。 記得皇子第一次看到流星的時候,六歲,是在空曠的原野裡面。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過去的時候,被身邊的人推醒。 一道閃光迅速滑過,很迅猛地落到了大山的背後。 那時候,天真地想:明天誰也不告訴,自己去大山的後面,把那個會動的星星找出來……然後終於睡在了媽媽的懷抱裡,睡夢裡,下著滿天的流星雨。 皇子現在也會想到那一顆流星,不知道它是屬於哪一個星座的?也許當時,會有好多人和我一起觀賞到了那顆流星。 丫頭,當流星劃過天際,我們來不及許願,只能眼睜睜欣賞片刻的美麗。 就像是櫻花,最後的隨風飛舞,也是竭盡的美麗。 丫頭,有時候,我們不需要回頭,有的人是在你的身邊跟著你走過溝溝坎坎的。當你需要關懷需要安慰,他就會牽一下你的手,把你拉過憂傷的大河去。 有的人做了永遠拉別人的人,有的人成了總是被拉的人。 我們不一定會幸福,卻做了時間的流星。匆匆走過,還等不及對身邊的人微笑一下。 丫頭,至少,網絡上,我至今還在你的身邊。 剛說過了,不叫老婆丫頭,不叫丫頭老婆,只叫你丫頭。勾勾小拇指,等你區分開了網絡與現實,看看身邊的我,嫁給我好嗎? 你仍舊是丫頭,陸皇子的丫頭。 鄧小平死的那一年,三個彗星齊刷刷地出現在天上,透過濃密的槐樹枝,還以為,那是三個月亮,據說,幾十年才能在地球上看到一次彗星。 抱著小狗,鑽進槐樹林,找一塊乾淨的地方,去看它們。 偷偷想,它是不是幾年前掉在山上的那一顆流星?不再匆匆,只是和同伴停在天空,靜俯人間。 如今哪個和我一起看彗星的家狗已經死了。還想得它褐黃色的眼睛,就像天空的那一道流星。 我們還能不能看到下一次彗星的出現?在現實中,經歷生老病死,經歷時間所有的情。 難道,你情願錯過,再在很遠很遠的地方回首過去…… 只願意牽了你的手,在網絡上面,留下一小串足跡。 丫頭,我 就在你的身邊。 文章來源:Daryl Cagle's Cartoon Weblog |平民糖尿病專家的BLOG | 李銀河的部落格 |anan的BLOG | 長期旅行 |裝修設計站點 | Rosalind美妝霓裳 |賀冰新流行音樂驛站 | 春日流光 |tilliana's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11 Reads)
正手攻球以其強大的攻擊能力會給對方造成較大的心理壓力和實際的防守壓力,因此乒乓球練習者一定要練習一手強大的正手攻球能力。在比賽的關鍵時刻,發球搶攻可以增長自己的信心,其前提一定是您的正手搶攻必須有效合理並且起作用。或者說,比賽的勝負一般取決於選手的正手進攻能力。   因此,正手攻球的練習一直是我們練習的重點,正手攻球練習通常會分為固定站位的練習和走動中攻球練習。下面我們做一個歸納:   固定站位的正手攻球練習   固定站位後,練習者可以練習斜線攻球,包括正手位攻斜線和側身位攻斜線;還可以練習正手位攻直線和側身位攻直線。這些練習可以有效的幫助我們掌握某一個技術動作,並令動作定型。   走動中正手攻   固定站位的攻球動作是基礎,朋友們一定要耐心的練習,並且在每一次打球時都要充分練習,有時候可以充當預備活動。   但是,我們都理解了乒乓球運動是一項不固定空間和時間的運動,對方回球的落點和時間都因時因地而變,所以學會在移動的空間和時間上擊球,就成為從初期選手向高級選手跨越的必經階段。所謂的球感,我們所說的,就是包括這種空間和時間上對球的落點的預判能力。雖然這種能力大多難度較高,但是勤加練習一定能夠提高的,不少業餘朋友們正是通過刻苦練習,加上用心體會,都在逐漸掌握。每一個在固定站位下熟練使用的技術動作,必須應用到移動中,這才算完全掌握,才是真正的會。   通常可以採取多點打一點的形式,比如兩點打一點,陪練者在固定位置把球送到練習者的正手,練習者打回到固定位置,陪練者再擊球到練習者的中路,這樣一直重複下去,為了供球的穩定,供球者最好用反手推擋更好一些。如果加大難度,可以把中路來球改為反手,重複反手--正手--中路-反手,這樣的擊球順序。擊球的線路也可以靈活變化。從反手到正手再到反手的過程中可以使用跨步和跳步,這樣可以盡量增大移動範圍。   注意問題:   1 步法盡量採用跨步和跳步。加快移動速度。   2 讓位要充分, 否則這一練習無意義。特別是反手位側身的時候,要充分讓位發力,形成正確的動作和盡快還原,養成良好的習慣。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第五集觀眾看到戴維耶茨掌握「黑暗」元素的功力,被佛地魔和食死人的黑暗勢力壓得喘不過氣來;在第六集中,霍格華滋魔法學校鄧不利多和邪惡勢利佛地魔間的正邪大戰繼續上演。黑暗的力量如烏雲般籠罩天空,曙光能否破繭而出呢?片頭倫敦上空烏雲滿佈,預兆此片的黑暗基調。長了一歲的哈利波特,坐在火車站旁的咖啡廳裡看著倫敦被食死人襲擊、摧毀的新聞,和美麗的侍者搭訕。他的生活似乎不再只是純真的小巫師;站在過去和未來的轉折點,鄧不利多出現,用現身術把他帶回一些地方,告訴他---他對他的期待。背負著鄧不利多校長期待的哈利波特,必須循線挖掘佛地魔的過去,找出佛地魔不死的關鍵。 愛情是人生甜蜜美好(或傷痛)的開始。沒有魔法能控制的青春激素,在霍格華滋蠢蠢欲動;麻瓜世界的爭風吃醋、為愛神傷、不擇手段、單相思…等青春樂章,也發生在主角羅恩、妙麗、哈利波特的身上。為懸疑、透不過氣來的探索黑暗記憶歷程,多了會心一笑的愛情糾葛。情竇初開、初嘗被追求的羅恩,飄飄欲仙傷了喜歡他的妙麗的心。哈利波特和羅恩妹妹金妮的情事會不會有「進一步」的進展呢?被下了愛情咒語、像極了發情小公狗的羅恩,在此片的表現真讓人耳目一新!第六集中愛情的橋段,讓鄧不利多直呼「年輕真好,可以感覺愛情的痛!」 父親被關在阿茲卡班監獄的 德拉科·馬爾福,急欲恢復家族名聲,一向嫉妒哈利波特「被選中的人」(thechosenone)身份的他,深信自己才是被選中的人,只不過不是被「正」選中,而是被「邪」選中。但,深信不疑的跩哥,是否有夠邪惡的本質和慧根來執行他和佛地魔的交易呢?發現「消失的衣櫃」的他,心中究竟在盤算些什麼? 德拉科·馬爾福充滿憤怒、仇恨的眼神,和哈利波特清澈、總是思索的眼神,都在找尋成年後自己的定位和價值認同。 關鍵人物: 本片多了某些關鍵人物,包括吉姆布洛班特飾演掌握湯姆瑞斗關鍵記憶的「赫瑞司史拉轟」教授,這個眼裡只有菁英學生、也愛與菁英為伍,搜藏菁英記憶的魔藥學教授,因故被校長重新聘請回霍格華滋,在鄧不利多策動哈利波特(史拉轟口中的「冠冕珠寶」---他想搜藏的下一個大人物菁英學生)與其過招後,會不會吐實過去天才學生湯姆瑞斗(佛地魔)交談的關鍵記憶?這關鍵記憶牽動一個叫「分靈體」物質的下落,而分靈體又與佛地魔的「不死」原因相扣。為了讓一切的正邪對戰不淪為徒然,哈利波特必須抽絲剝繭,一步步利誘史拉轟教授挖掘佛地魔的過去。史拉轟教授會不會在酒酣耳熱之際吐真言呢? 石內卜教授在佛地魔的左右手食死人---貝拉雷斯壯(海倫娜波漢卡特飾)的見證下,和貝拉的妹妹立下「不可破的誓言」(unbreakablevow),決心保護與魔鬼交易--- 德拉科·馬爾福(貝拉外甥),石內卜教授的行徑,對信任他至深的鄧不利多,會有什麼致命的影響? 在第六集《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中,拿到署名「混血王子」進階魔藥學筆記、因而表現突出的哈利波特,終究能否發現混血王子的真實身份?而混血王子的「背叛」到底是何種背叛?這些都是喜歡哈利波特的舊雨新知值得走進戲院的諸多懸疑之一。 總結: 看膩好萊塢純科幻動作片的影迷,在第六集《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中,不會有視聽覺「喘不過氣來」的壓迫感,多了緊扣主軸的劇情安排,多了荷爾蒙搗蛋的愛情戲碼,多了成年哈利波特( 德拉科·馬爾福)的自我定位和探索,至於大家最津津樂道的魔術部份,也沒有少。打從電影一開始食死人駭速猛撲襲擊千禧橋栩栩如生的特效開始,魔法的魅力陸續展開,在153分鐘的片長裡,不時適時地出現讓觀眾「心領神會」一下,過過癮。魔法的部份,在第六集中,似乎已經不是最突出的部份,劇情的鋪陳才是。不會失落,因為153分鐘的片長,稀釋了魔法撼動人心的頻率。前面五集裡林林總總的魔法特效,已經飽足。筆者認為片長可以再精簡一些,比較適合當今觀眾的觀影習慣(不會有小不耐煩的感受)。 以《未婚妻的漫長等待》、《艾密莉的異想世界》得到奧斯卡肯定的攝影師戴邦奈爾,無論是處理火車疾駛廣闊大地的鳥瞰圖、霍格華滋黑暗褪去的山水風景、哈利波特在水中被無數骷髏人追逐、鄧不利多火燒驅魔的畫面,多美得讓人驚愕!霍格華滋精神指標---魁地奇競賽的迅捷,也讓人看得出神。總的而言,筆者看完後,有一種值回票價的感受。153分鐘的敘事,是可以把一個故事說好的。看多目眩神馳動作特效、金屬鐵片震聲介響、膩到已經想吐的好萊塢大型動作片的觀眾們,《哈利‧波特與混血王子》是不錯的選擇。一種讓人能好好看個好故事的心情。劇情懸疑緊扣,直到最後.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青少年先天性關節炎已經跟兒童糖尿病一樣常見了。但由於它的表現多只是膝蓋、胳膊肘、手腕和腳踝紅腫、僵硬,所以常常被忽視,或被誤診為成長痛。   英國紐卡斯爾大學兒童風濕病學教授福斯特說,為什麼越來越多孩子患上關節炎的原因現在還不是很清楚,可能跟遺傳有關,也可能由病毒感染引起。   但最新的觀點認為,這可能源於遺傳性因素與飲食結構等因素的交互影響。比如,如今的孩子吃下太多的垃圾食品,卻又缺乏鍛煉。福斯特強調,久坐不動會加重關節的疼痛和僵硬,如果再加上超重等因素,對關節來說更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青少年先天性關節炎如果不能及時治療,可能會留下終生殘疾。而一些症狀較輕的,雖說長大後基本就好了,但它隨時可能復發,特別是女孩長大懷孕後,激素變化也能引發病情。所以,家長應該從孩子很小的時候就對此有所重視。   1歲多的孩子還不會說「我的膝蓋疼」,那怎麼發現這種疾病呢?福斯特指出:「他們一般走路緩慢、笨拙,脾氣暴躁,難以入睡。」此外還有以下四個信號:孩子在未受傷的情況下走起路來一瘸一拐;關節腫脹、變形,發燒;早晨醒來肢體僵硬;孩子突然不願意走路或玩耍,大孩子寫的字變得難以辨認。

Next